王維和陶淵明:詩中有山水,無處不田園

原標題:王維和陶淵明:詩中有山水,無處不田園

王維和陶淵明,一個活在晉宋,一個生在唐代,其間隔了300多年。他們之間有怎樣的關系?有人說,王維是陶淵明在唐代的學生。具體情況果真如此嗎?

一段淵深樸茂不可到處

王維,字摩詰,河東蒲州(今山西運城)人,自幼聰穎,飽讀詩書,9歲便能作詩寫文章,17歲寫出《九月九日憶山東兄弟》:

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

遙知兄弟登高處,遍插茱萸少一人。

王維工草書、隸書,擅長繪畫,熟諳絲竹音律,可謂多才多藝。同時,他參禪悟理、精通佛學,有“詩佛”的美稱,是盛唐詩壇上極負盛名的山水田園派代表詩人。

王維現存詩約400首,主要是描繪山水田園、歌詠隱居生活,并有意識地把詩歌、繪畫、音樂等進行溝通。文學史家大多認為,王維是學習陶淵明的田園詩、謝靈運的山水詩后才成就了自己。

《說詩晬語》在為唐代山水田園詩人“尋根”時說:“陶詩胸次浩然,其有一段淵深樸茂不可到處。唐人祖述者,王右丞有其清腴,孟山人有其閑遠,儲太祝有其樸實,韋左司有其沖和,柳儀曹有其峻潔,皆學焉而得其性之所近?!?/p>

這里說的是,五位寫山水田園詩的唐代詩人各得陶詩的好處。其中,第一個就說了王維。王維得到陶淵明的“清腴”,“清腴”是清新美麗的意思。

王維的《輞川閑居贈裴秀才迪》可以為此論作證:

寒山轉蒼翠,秋水日潺湲。

倚杖柴門外,臨風聽暮蟬。

渡頭余落日,墟里上孤煙。

復值接輿醉,狂歌五柳前。

此文品高氣逸、無假胭脂,與“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正同一格,蓋關乎性情,獨為千古。其中的“接輿”是春秋時代楚國著名的隱士,時人稱為楚狂?!拔辶痹醋蕴諟Y明的《五柳先生傳》:“先生不知何許人也,亦不詳其姓氏。宅邊有五柳樹,因以為號焉?!痹诠糯?,“五柳”被認為是陶淵明的代稱。

詩中,王維以接輿比裴迪、以陶淵明來自況,明白無誤地說自己是像陶淵明一樣的隱居者,而且在思想、行為和詩歌意境上,都有向陶淵明學習的意思。

一個“富隱”,一個“窮隱”

同樣是隱者,王維是少年得志,中了狀元后官也做得好好的,只是因為署中伶人舞黃獅子犯禁,被謫為濟州司法參軍。受到一些挫折,王維就想到了隱居,但并不完全死心,后來歷官右拾遺、監察御史、河西節度使判官。天寶年間,拜吏部郎中、給事中;安史之亂后,授太子中允;乾元年間,任尚書右丞,故世稱“王右丞”。

相較之下,陶淵明當的都是參軍、縣令等小官,不是當人家的幕僚,就是在地方上就職。王維一生最小的官是參軍,陶淵明一生最大的官也是參軍。

做著官的王維隱居在長安南藍田山麓的輞川別墅,那是初唐詩人宋之問的別墅,里面有山有谷、有湖有溪?!杜f唐書》記載,王維晚年長齋,不衣文彩,與道友浮舟往來,彈琴賦詩,嘯詠終日。陶淵明則是隱居在自己的家鄉,還搬過兩次家,一次搬到“頗多素心人”的南村。

王維很長時間是“半官半隱”,是“帶薪隱居”,是沒怎么過苦日子的,也過不了苦日子。陶淵明的常態是隱居,做官也是因為“親老家貧”“母老子幼”。為了養家糊口不得不去當小官,掙一點生活費;一旦形勢險惡,立馬就回歸田園。

王維回歸山林主要是潛心修佛、修身養性,這與在貧困線上掙扎的陶淵明顯然不是同一種人。如果說王維是“貴族詩人”“精英詩人”,那陶淵明就是“鄉村詩人”“草根詩人”。

同樣是隱居,他們之間不僅有“貧隱”“富隱”的差別,而且隱居的原因、背景、思想,包括兩個人的性格、生活習慣、愛好和關注點都是不同的。

譬如外出疲乏了,要坐下休息,有潔癖的王維一定要坐在清泉洗過的白石上;而陶淵明可以在林邊或田埂上坐坐,因為他熱愛自己家鄉有溫度的泥土。

比起王維有裴秀才等朋友,陶淵明在南村的“素心人”朋友則更多?!兑凭印吩娫疲骸班徢鷷r時來,抗言談在昔。奇文共欣賞,疑義相與析。春秋多佳日,登高賦新詩。過門更相呼,有酒斟酌之。農務各自歸,閑暇輒相思。相思則披衣,言笑無厭時?!睕]有什么比這種詩文上互相欣賞、疑難時一起分析更好的朋友了。

此外,陶淵明還有真正的農民朋友,他們“時復墟曲中,披草共來往。相見無雜言,但道桑麻長”,這是很不容易的。

一個“忍”,一個“不忍”

在對待壓迫他們的政治強人、軍事強人的態度上,王維和陶淵明也不是一類人,主要區別是一個“忍”、一個“不忍”。

在《與魏居士書》中,王維說“一慚之不忍”,而“終身之慚”。同時,他還批評陶淵明對督郵“不忍”,是忘大守小。

安史之亂爆發后,唐玄宗帶著楊貴妃倉皇逃往四川,王維和朝廷其他官員在睡夢中來不及逃走被俘。王維不肯屈從,曾吃藥取痢,假稱患病,但依然瞞不過安祿山的耳目。因為王維詩名很大,安祿山將他囚禁于洛陽菩提寺,并展開威逼利誘。

因為王維有“忍”的思想,所以當了安祿山的“給事中”。雖然是“被迫”的,但客觀上仍然成為安祿山的“偽官”,被秋后算賬的唐肅宗當作叛國的典型。

不過,淪陷期間,安祿山在凝碧池逼使梨園弟子為他奏樂。其中一位樂人因思念玄宗而流淚,被安祿山下令肢解于試馬殿。在場目睹的王維寫下《凝碧池》詩:“萬戶傷心生野煙,百官何日更朝天。秋槐葉落空宮里,凝碧池頭奏管弦?!?/p>

這首詩又名《菩提寺私成口號》,因為是暗中當場寫的,所以稱為“口號”,抒發了作者思念朝廷的感情。唐肅宗讀到過此詩,加之弟弟請求免除自己的官職來為兄長贖罪,使王維最終得到從寬處理。

王維的“忍”和陶淵明的“不忍”,都讓他們有了更多創作的時間和空間,從而成就了兩位頂級的大詩人。但現在如果要我們選擇做王維,還是做陶淵明?我想大多數人會選擇王維吧?因為陶淵明太難做了。

同樣難做的,還有屈原和杜甫。所以朱光潛說:陶淵明在中國詩人中享有崇高的地位??梢院退葦M的,前只有屈原,后只有杜甫。

一個乘畫舫,一個劃小舟

再來看五言詩的創作,陶淵明那個年代,五言誕生不久,五言詩的寫法像陶淵明一樣并不富裕。許多平仄、對仗、語言技巧都是陶淵明之后,才由齊梁詩人集體創造出來的。

到了王維所處的時代,五言詩已經非常成熟了。還有許多前人的精美意象、巧思可供借鑒,寫起來自然不同。兩者相較,好似一個劃的是小舟,一個乘的是畫舫。

當然,詩人的創造性、理想和感情有時會突破形式。因為詩人不只是在寫詩,而是在寫自己。一個人的精神、人格、天賦和藝術技巧,會決定詩歌的高度。

陶詩的風格特點,其實不是我們所誤解的“平淡”,而是淵深樸茂、清腴閑遠、清新醇厚,是低調的奢華。尤其是那些表達知識分子、讀書人精神定力的詩篇,其人格力量、藝術力量像長虹一樣高懸在中國詩學的天際。

普通人也許可以把詩寫成音樂、寫成圖畫、寫成精美的珠璣,但很難把詩里的樹木、飛鳥、桑麻都寫成有溫度的自己。陶淵明的“眾鳥欣有托,吾亦愛吾廬”“山氣日夕佳,飛鳥相與還”“桑麻日已長,我土日已廣”,卻是今天仍然活著的、具有人性的象征。

那么,王維與陶淵明究竟誰的詩更好?宋代有一個“超級裁判”——蘇軾。

蘇軾說:“吾于詩人無所甚好,獨好淵明之詩。淵明作詩不多,然其詩質而實綺,癯而實腴,自曹、劉、鮑、謝、李、杜諸人,皆莫及也?!边@里的“曹”,應該是指曹植;“劉”,應該是指劉楨;“鮑”,應該是指鮑照;“謝”,應該是指謝靈運。到了唐代,“李”是指李白,“杜”是指杜甫。

值得注意的是,李、杜之外,蘇軾只說“諸人”?!敖阅耙病钡奶迫嗣麊卫?,沒有提到王維。這是無意的,還是有意的呢?我認為是有意的,因為蘇軾對王維同樣熱愛。

蘇軾對王維的詩是這樣稱贊的:味摩詰之詩,詩中有畫;觀摩詰之畫,畫中有詩。這是兩種不同藝術審美融合的愉悅效果。由此可知,蘇軾對陶淵明和王維是同時欣賞的。蘇軾說王維“前身陶彭澤,后身韋蘇州”,更可證明這一點。

學習時“抱有警惕的同情”

最后再回過頭來看看他們的作品。

陶淵明寫《桃花源記》,最后說再也找不到洞口,讓最美的社會定格在理想的層面上。

王維也寫過《桃源行》,從開頭“漁舟逐水愛山春,兩岸桃花夾古津。坐看紅樹不知遠,行盡青溪不見人”,到最后“當時只記入山深,青溪幾度到云林。春來遍是桃花水,不辨仙源何處尋”,新奇、寄托、象征和巨大的創造力都沒有了,只能算是一首非常優秀的練筆詩。

陶淵明寫桃花源,是因為現實不是桃花源。農民難當,土地難種,遇到災年、荒年,不免挨餓。這使向陶淵明學習的王維抱有警惕的同情。

王維有一首《偶然作》,對陶淵明進行過一番調侃。大意是說,追求個人精神自由和人格獨立的時候,一定要有物質基礎作保障。同時,你不是一個人孤獨地活著,還有妻兒父母,還有肩上的責任。

這些話說錯了嗎?沒有錯。但這個問題不是簡單的對與錯。唐宋時期,很多人對陶淵明都有從不理解到慢慢理解的過程。許多詩人都在“拒斥”中有條件地接受了陶淵明。

北宋哲學家周敦頤在《愛蓮說》里說,唐代的一些人喜歡“富貴”的牡丹,不喜歡陶淵明“淡淡”的菊花,可能就是指類似思想觀念的不同。

除了這首詩,王維還有一篇能證明這種分歧的書信。這封信是寫給魏征后人魏居士的,勸其不要隱居。

信中直言,陶淵明棄官而去的做法太過輕率,而且迂腐,并堅持以為陶淵明應該委曲求全,要“與世沉浮”。這樣,就可以“安食公田數頃”,不會窮到要乞食的地步。

其實,陶淵明喜歡用幽默的口吻寫自己的窮困,《乞食》中一開始就為自己畫了一幅漫畫:饑來驅我去,不知竟何之。行行至斯里,叩門拙言辭。

用“黑色幽默”開篇,再接主人的幽默:主人解余意,遺贈豈虛來?主人不說借而說贈,還說“我怎么能讓你白跑一趟呢”。然后,便是“談諧終日夕,觴至輒傾杯。情欣新知歡,言詠遂賦詩”。一個諧字、歡字,定一篇基調,并沒有像王維說得那么可憐。

在文學史上,自從陶淵明“乞食”之后,后世很多士大夫似乎就不再以“乞”為恥。大書法家顏真卿與王維是同時代人,官也做得不小。但安史之亂以后,他就向名將李光弼(太保)“乞米”,其《乞米帖》云:“拙于生事,舉家食粥,來已數月。今又磬竭,只益憂煎,輒恃深情,故令投告?;菁吧倜?,實濟艱辛,仍恕干煩也,真卿狀?!?/p>

◎本文原載于《解放日報》(作者曹旭),圖源網絡,圖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5.pinlue.com/image/2.jpg
分享
評論
首頁
辽宁娱网棋牌官网 排列五和值走势图连线 二人麻将规则图解 博彩e族一Welcome 1987年开始福彩中奖号码 河北时时彩走势图 中国福彩手机版刮刮乐 体彩重庆百变王牌结果 7m.cn足球即时比分网 捕鱼达人2下载 pt古怪猴子规律 分析鲁能vs辽宁预测 彩票平台怎么知道我的电话 江苏快三预测号码 海南环岛赛玩法 pk105分赛车计划 海南飞鱼彩票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