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小龍:漢譯西方哲學,你只需做一個copy的工具人?

新聞傳播學18級小劉同學來信: 我覺得您上課做的康德另譯也不是很合適。 西方的哲學就如西方的語言一樣,是分析式的哲學,最看重的首先是概念明晰,然后是邏輯清晰。您按中文的思維翻譯,(“自然的原因是:一種感知狀態按一條規則跟在另一種感知狀態的后面,兩種狀態前后聯結”一句,相對于原譯本“前一種是在感官世界中一個狀態與它按照規則跟隨其后的前面的狀態的聯結”)把一個靜態的概念變成了動態的過程,把焦點變成了散點,固然是句子流暢了,反而讓人把不住重點,摸不著頭腦。原譯本強調的是“聯結”,經過您的改寫失焦了。 哲學文本雖然是說理性的文本,但是由于中西思維方式的不同,我認為不宜采用中文思維翻譯,而應保留翻譯腔,以犧牲流暢性為代價進入西方的思維方式中,否則就無法學習西方哲學。

 關于哲學文本的翻譯應該歐化,小劉同學說得很有道理,我以前也一直認為直譯能夠傳達原文更多的信息,直到我看到了無法卒讀的譯文——犧牲流暢性,還有沒有底線? 歐化翻譯是不難的,難的是漢化翻譯。一個譯者自信歐化翻譯好,前提應該是他知道漢化如何翻譯,那么現在有幾個歐化譯者知道中文是如何自然表達的呢? 當我們說一段譯文用歐化更好,那應該是比較出來的,否則為什么不去看原文呢?

 許多人說當譯文看不懂的時候,看原文就懂了。譯文為什么會看不懂呢?看不懂是應該的嗎? 一個文本,如果有兩個譯本,從比較就可以看出哪一個更好。更好的那一個好在哪里呢?是好在更艱澀嗎? 我請小劉同學自己試一下:找一個哲學文本中的一段,分別用歐化和漢化翻譯,然后進行比較。自己掂量一下,然后給同學們講講自己的實踐和想法。

 小劉同學實踐以后來信說:經過對哲學文本的漢化翻譯探索,發現這個問題有點復雜。單純歐化的翻譯不能滿足閱讀的需要,單純漢化的翻譯不能完全滿足傳遞信息的需要。例如: According to Kant, the outer world causesonly the matter of sensation, but our own mental apparatus orders this matterin space and time, and supplies the concepts by means of which we understandexperience. Things in themselves, which are the causes of our sensations, areunknowable; they are not in space or time, they are not substances, nor canthey be described by any of those other general concepts which Kant calls"categories." Space and time are subjective, they are part of ourapparatus of perception. But just because of this, we can be sure that whateverwe experience will exhibit the characteristics dealt with by geometry and thescience of time. 機械翻譯: 根據康德,外部世界只造成了感官事物,但我們的精神器官將這些事物安置在時間與空間之中,并供給我們用于理解經驗的觀念(通過我們理解經驗的方式供給這些觀念)。事物自身,作為我們感覺的原因,是不可知的;他們不存在于時間或空間中,他們不是實體,也不能被任何康德稱為“類別”的其他一般概念描述。時間和空間是主觀的,它們是我們感知器官的一部分。但正因為如此,我們可以肯定的是無論我們經驗了什么,這些東西都會展現出經幾何學和時間科學所討論的特征。 中文譯本:據康德的意見,外部世界只造成感覺的素材,但是我們自己的精神裝置把這種素材整列在空間和時間中,并且供給我們借以理解經驗的種種概念。物自體為我們的感覺的原因,是不可認識的;物自體不在空間或時間中,它不是實體,也不能用康德稱之為“范疇”的那些其它的一般概念中任何一個來描述??臻g和時間是主觀的,是我們知覺的器官的一部分。但是正因為如此,我們可以確信,凡是我們所經驗的東西都要表現幾何學與時間科學所講的那些特性。 修改后的翻譯: 康德認為,外部世界只創造了感知的對象,是我們的精神自己把這些對象放到了時空中,提供了我們用于理解經驗的種種觀念。事物自身,作為感覺產生的原因,是不可認識的;它們不存在于時間或空間中,既不是實體,也不能被康德所說的“范疇”描述。時間和空間是主觀的,是我們感知器官的一部分。正因為如此,可以說我們的一切經驗都會帶有幾何學和時間科學上的那些特性。

 小劉同學的翻譯感受是:“在表述動作群的時候,去掉歐洲語言的邏輯關聯詞并不妨礙我們從中意會出邏輯聯系,而且更為通暢?!?nbsp;其實,中文翻譯本身就是一種權宜之計,無奈之計,它的預設是不可譯。 真的要進入西方思維,只有去讀歐洲語言的原著。 就好像用英語翻譯中文,要英語用中文思維,去動詞中心,流動鋪排,意象組合,節律安排,這還是英語嗎?英美人只會莫名其妙,還讀得下去嗎?

 任何一種語言,自然才清晰。 不自然的語言,艱澀的語言,是無法實現清晰的。 歐洲語言的清晰,來自歐洲語言的自然;漢語的清晰,來自漢語的自然。 要在漢語中實現歐洲語言的清晰,只有破壞漢語的自然。 而漢語的自然一旦破壞,效果就是讀不下去,完全失去了翻譯的意義。 所以,譯文首先要做到的是可讀性。在可讀性的前提下,去探討翻譯的“信”。

毫無疑問,翻譯的目標是盡可能地“信”,但—— “信”是容易做到的,直譯就可以了,而完全直譯的“信”毫無中文閱讀價值,且敗壞我們的民族語言。 “信”又是很不容易做到的,即要在不破壞閱讀愉悅感的前提下,自然的前提下,做到盡可能地“信”。 要做到這一點,就需要對母語的自然有從理性到感性的真實把握。 這一點,說說很容易;翻譯起來,你試試看!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5.pinlue.com/image/113.jpg
分享
評論
首頁
辽宁娱网棋牌官网 莱特币注册矿池账号 利盛彩票平台怎么样 黑龙江22选5奖池 体彩p5试机号走势图 幸运赛车直播开奖 培训机构官网 股票投资心得 熊猫麻将官方app下载 彩票开奖直播电视台 杏彩娱乐平台客户端下载 陕西快乐十分钟开奖结果 宁夏11选5开奖号 足彩胜负彩开奖查询 即时比分预测推荐 比特币平台倒闭 二八杠规则